<samp id="lutxn"></samp>

    <span id="lutxn"><output id="lutxn"></output></span>
    <span id="lutxn"></span>
  • <acronym id="lutxn"></acronym>
         首頁 | 動態報道 | 中央精神 | 媒體關注 | 學習教育 | 調查研究 | 檢視問題 | 整改落實 | 身邊典型 | 工作簡報 
        當前位置: 首頁>>身邊典型>>正文

        初心故事⑥ | 人民日報:我校國醫大師李今庸 須向舊卷索新知

        2019年11月29日 10:56 

        本網訊 11月27日,《人民日報》社會版頭條以《李今庸 須向舊卷索新知》為題,刊發對我校國醫大師李今庸教授的專訪報道。2019年9月,人民日報記者專程來校采訪了國醫大師李今庸教授。

        本網特轉載全文,讓我們從《人民日報》的報道中,感受李今庸教授報效祖國、矢志岐黃的赤誠初心。


        人物小傳

        李今庸,國醫大師。熟諳中醫經典,深入研究中醫考據學,糾正古醫書中的錯誤和偏差。他精通書本又能跳出書本,在數十年的臨床實踐中,形成了自己獨特的風格。選藥用方主張方不在大、對癥則效;藥不在貴、愈病則良。

        盡管年事已高,聽力下降,但當記者湊到他的耳朵邊,大聲問起“學習中醫應該讀哪些書”,這位94歲的老人仍會不假思索地說:“《金匱要略》,東漢的著作,現在仍需要研讀。還有《內經》……”

        他便是著名的中醫藥學家和內經學家、湖北中醫藥大學教授李今庸。雖然已過鮐背之年,這位國醫大師仍然時刻關心著中醫學術和事業的發展。除了中醫藥學及臨床中醫學,李今庸尤以在古典醫籍上的研究成就卓著,被譽為中醫訓詁校勘專家。

        學習經典不能馬虎

        上世紀90年代初,國家組織編撰《中國醫學百科全書——中醫學》,李今庸被特邀為編委。一次,有人問起《內經》中一條原文,李今庸脫口而出,并指明出處。大家拿出原著一對照,一字不差,不禁感慨:“活醫典”名不虛傳。

        1925年,李今庸出生于湖北棗陽唐家店鄉。他的父親懸壺鄉里數十年,在當地是一位頗有影響的中醫。受父親的影響,李今庸7歲入私塾,學習四書五經等傳統典籍。13歲開始隨父學醫。

        “我13歲那年,日寇入侵,家鄉淪陷。我就輟學在家,給父親當助手,跟著他學習中藥炮制、切片、處方用藥等知識和技能。”李今庸說,在父親的指導下,他還廣泛閱讀了《黃帝內經》《傷寒論》《針灸甲乙經》等中醫經典,為后來深入研究中醫藥學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新中國成立后,李今庸積極響應國家號召,參加醫療衛生防疫工作,并在家鄉以父親的診所為基礎組建了“聯合診所”,給鄉親們看病。1954年,李今庸來到湖北省中醫進修學校(后更名為湖北中醫學院,現為湖北中醫藥大學)學習,后成為該校的一名中醫教師。

        執教不久,他便展露出熟諳經典的功底。只要有人提到《黃帝內經》中的某段話,他都能憑著記憶很快指出是在書中的哪一篇。這一切都被時任湖北中醫學院副院長蔣笠庵看在眼里。1961年,蔣笠庵送給李今庸一本學術雜志,里面登載了不少關于古書校勘、訓詁類的文章。

        “許多中醫古籍在流傳的過程中,經過千百年傳抄,難免存在錯漏和難以理解的地方,成為學界的一大難題。”李今庸說,讀罷這些文章,頓時領悟了老院長的良苦用心,決心學好校勘訓詁知識,逐字逐句讀懂古典醫籍。

        從跟著父親臨床問診到埋首于浩如煙海的中醫典籍、深奧難懂的古文,李今庸從此步入了一條漫長而艱辛的治學之路。“學好中醫沒有捷徑可以走,就是要老老實實學習中醫經典,一字一句都不能馬虎。”李今庸說。

        考據背后人命關天

        在中國傳統學術體系中,“小學”是一個重要的部分,包括分析字形的文字學,研究字音的音韻學,解釋字義的訓詁學。

        而李今庸的治學之路,正是從研究小學開始。

        “漢語言考據學和中醫藥學看起來沒什么關系,實際上關乎對古醫書的正確理解,這是人命關天的大事。”李今庸的女兒、傳承人李琳說,老祖宗留下的中醫典籍中,蘊藏著古人總結的大量關于生理、病理、診斷、用藥等方面的經驗和知識,這些是中醫的基礎。研究中醫考據學,正是要糾正古醫書中的錯誤和偏差,恢復原旨原意,以更好地指導中醫臨床。

        從上世紀60年代初開始,李今庸就閱讀了《說文解字注》《說文通訓定聲》《爾雅》《廣韻》等古代的“工具書”,掌握了分析字形、字義、發音等治學的基礎。

        在此基礎之上,他將清朝乾嘉時期所興起的治經學方法,引入古醫籍的研究整理之中,運用古文字學、歷史學、避諱規律等有關知識,對中醫古籍中一些懸而未決、聚訟未已的問題進行了深入的研究。一組數據顯示他的涉獵之廣:僅在他的代表著作《古醫書研究》中,考證所引用先秦、兩漢、唐宋時期的書籍達270余種。

        不唯書本、敢于質疑。從上世紀60年代至今,他發表了諸如“析疑”“揭疑”“考釋”“考義”類文章200多篇,不僅提出了獨到見解,有些甚至使千百年來的疑竇頓消。

        “每寫一篇文章,父親都要頭痛數日,然而他仍樂此不疲。”李琳說,有時為了一個詞的考究,他可以花一個月的時間查資料。精通書本又能跳出書本,在數十年的臨床實踐中,李今庸對補瀉治法有著很深的研究,尤其在內傷雜病的補瀉運用上,形成了自己獨特的風格。選藥用方上,他主張方不在大,對癥則效;藥不在貴,愈病則良。

        言傳身教培養隊伍

        在大半個世紀的執教生涯中,李今庸也十分注重經典著作的教學,他曾語重心長地告誡后學,莫謂故紙無今用,須向舊卷索新知。

        早在1958年,他就率先在全國中醫學院校的本科教學中開設《金匱》課,獨立編寫了《金匱講義》。1963年,又主持編寫了全國中醫學院第二版試用教材《金匱要略講義》,將《金匱》這一學科推向了全國。1978年,他恢復和主持湖北中醫學院內經教研室工作,主編《內經選讀》供中醫本科專業使用。

        在《黃帝內經》《難經》《金匱要略》等古醫書上的深入研究和獨到見解,奠定了李今庸在中醫學術界的地位。在主持教研室工作期間,他提出了“知識非博不能反約,非深不能至精”的思想,要求教師培養讀書和寫作習慣,言傳身教培養出一批高素質的中醫教研隊伍,成為中醫藥學的傳播者。

        李今庸一直都在關注中醫發展,為中醫藥事業振臂呼吁、鞠躬盡力。歷任湖北省政協常委、省中醫藥學會理事長等職務,李今庸多次深入基層考察調研,思考中醫藥事業的發展。從上世紀70年代至今,共寫下提案、建議、信函200余篇,推動了我國中醫藥事業的改革進程。

        李今庸一生生活簡樸,不尚奢華,唯以購書、讀書為平生之最好。走進他的書房,除了浩瀚書海,滿墻都是他自己書寫的詩詞,其中一幅尤為醒目,“書,善讀之,可以醫愚”。

        有一年,李今庸到縫紉店制作衣服,師傅給他量尺寸后,記述體征為:“背駝,胸凹,肚大。”他據此寫了首自嘲的詩:“背駝胸凹心尚正,耳聵目瞀神未昏。肚大難容奸邪事,勢利場合懶鉆營。篤守岐黃性魯鈍,半生舌耕在醫林。肩作階梯扶人上,錦衣從未入方寸。”

        也許正是這種樂觀平和的心態,讓他矢志杏林,初心不改。

        相關報道鏈接:

        湖北中醫藥大學官方微信平臺:初心故事⑥ | 人民日報:我校國醫大師李今庸 須向舊卷索新知




        上一條:初心故事⑦ | 中醫藥惠農春風照鑒初心 湖北中醫藥大學書寫精準扶貧新篇章 下一條:初心故事⑤ | 十年磨一劍:湖北中醫藥大學主編出版《本草綱目新編》

        關閉

        亚洲v天堂v日本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