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p id="lutxn"></samp>

    <span id="lutxn"><output id="lutxn"></output></span>
    <span id="lutxn"></span>
  • <acronym id="lutxn"></acronym>
         首頁 | 動態報道 | 中央精神 | 媒體關注 | 學習教育 | 調查研究 | 檢視問題 | 整改落實 | 身邊典型 | 工作簡報 
        當前位置: 首頁>>身邊典型>>正文

        初心故事 | 身邊典型④:湖北省道德模范鄭曉屏老師

        2019年10月30日 16:15 

        鄭曉屏,漢族,1957年9月生,湖北中醫藥大學退休教師。退休后,從55歲到62歲,她放棄武漢優渥的生活,不取分文報酬,只身前往4000公里外的新疆阿勒泰地區吉木乃縣支教,成為當地年齡最大的支教志愿者。

        7年來,鄭曉屏在學生的人生“拔節孕穗期”,給學生心靈埋下真善美的種子,引導他們增強“中華民族一家親,同心共筑中國夢”的民族認同感與愛國主義情懷。她對教育的執著初心影響和感染著當地許多年輕的特崗教師,她的故事在祖國邊疆傳為美談。她被評為湖北省道德模范、洪山好人、吉木乃縣優秀教師。支教事跡獲評教育部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教師好故事”、湖北省高校“黨員好故事”一等獎、阿里巴巴天天正能量二等獎。新疆日報、新疆晨報、楚天都市報、武漢晨報曾多次對她的支教經歷進行整版報道,湖北日報“尋找最美湖北好人”專欄詳細介紹了她的感人事跡。

        本期初心故事帶您一同感受鄭曉屏老師的大愛無疆與純粹初心。

         

        2018年3月,“我們在春天遇見”第六屆湖北省道德模范致敬禮舉行。

        致敬禮授予鄭曉屏老師的頒獎詞是:放棄了退休之后待在武漢的舒坦;謝卻了女兒盼她去美國團聚的心愿。偏要以支教者的身份只身前往4000公里之外的新疆吉木乃縣,而且在那個被稱作“中國風口”的地方一待就是五年;鄭曉屏堅持這么做的理由很簡單——那里的孩子更需要教育、更需要溫暖!


        我只是免費支教,能讓我留下來的,一定是發自內心的感情。多年后,孩子們能記得有個老師從很遠的地方來教過他們,很愛他們,我就滿足了!

        ——鄭曉屏

        分文不取 遠赴邊疆圓支教夢

        將鄭曉屏與孩子們連接起來的,是一個偶然的機會。2011年春節,她在電視上無意間看到《皮里村孩子的上學路》。“畫面中孩子們上學的艱難觸動了我。我覺得,自己或許可以為那些偏遠地區的孩子們做點什么。”

        經過網上搜索和電話咨詢后,2012年8月,剛剛退休的鄭曉屏毅然前往新疆吉木乃縣支教,并主動提出,不拿工資,生活費用自理,只要給她一個住處就行。

        吉木乃縣距哈薩克斯坦僅有數十公里,素有“中國風口”之稱,一年中有近半時間是冬季,8級大風天氣在90天以上。剛到吉木乃的當晚,就遇上了大風天,鄭曉屏整夜睡不著,第二天打電話回家就哭了。丈夫在電話中勸她,實在不行,就回來吧。但鄭曉屏哭歸哭,卻沒有退縮。

        然而,生活的困難才剛剛開始。走過布滿灰塵的樓梯,在堆滿雜物的走廊盡頭,就是鄭曉屏居住的宿舍。鄭曉屏住在下鋪,沒有衣柜,衣服只能疊放在床上。宿舍無法做飯,用水要到外面去提,公用衛生間早上高峰期還有時間限制。她清理了一張桌子,擺上筆記本電腦,每晚就著昏黃的燈光備課。想起在武漢寬敞的三居室里彈鋼琴和晨起做瑜伽的日子,鄭曉屏感覺那好像是很遙遠的生活。

        “我是為了這里的孩子才來的,怎么能被一點生活上的困難嚇退呢?”如今這些困難都被鄭曉屏當成了支教旅途中的小插曲。“幾年過去,我早已把這當成了自己的家。”

        作為一名無償支教老師,鄭曉屏初到吉木乃縣,也曾受到當地領導、教師、家長等“來轉轉就走”的質疑。可她始終如當初承諾的那樣,沒有拿過一分錢報酬,而且一待就是7年。她的執著也影響著當地許多年輕的特崗教師。之前,很多特崗教師都走了,可自從鄭曉屏來了之后,幾乎沒有人再離開。“退休的老師從大城市來到新疆支教,而且一干就是幾年,這對年輕老師起到了很好的模范和激勵作用。”吉木乃縣教育局領導這樣評價鄭曉屏。

        對鄭曉屏在支教事業上的堅持,看在眼里的丈夫多年來一直默默支持。2017年退休后,他也毅然來新疆共同支教。“只要精力允許,我們打算在這里干到70歲。”

         

        心懷大愛 結下不舍師生情誼

        鄭曉屏說,相比生活中的困難,教學中的困難也比想象中要多得多。

        鄭曉屏起初在縣直小學擔任五年級的語文老師。班上40多個學生,一大半是哈薩克族孩子,只有少數幾個維吾爾族和漢族學生。學生們的語文基礎薄弱。鄭曉屏很快就發現,自己先前設想的教學方法并不適合10歲左右的孩子。于是,她抽空就去聽年級組其他語文老師的課,還讓丈夫從武漢寄來成套的教案資料,和女兒打越洋電話時,也不忘探討怎么上課才能讓孩子們喜歡。她的真情帶教慢慢讓孩子們愛上了課堂。

        可是,學期末,她給學生報聽寫,成績很差,可以說是“全軍覆沒”。她十分沮喪,“自己這么遠來支教,努力堅持,可帶不好學生,怎么跟家長交代呢?”她在支教日記里寫道:第一次有了要打退堂鼓的想法。可到了新學期,她早早就訂了去新疆的機票。

        2013年3月的一天,鄭曉屏背著大包小包下了到吉木乃縣的大巴車。包里裝滿了她自費為孩子們買的學習資料。因火車、夜班車,折騰了好久,她到達縣城已經是早上7點,天黑乎乎的,一路上沒搭上車,她拖著近10公斤重的行李走了一個多小時才到學校。

        學生程澤陽無意間聽到此事,在一次考試的作文中寫道:“鄭老師提著一大堆東西在漫漫長路上,徒步走到宿舍,當我聽說這個消息,淚水在眼睛里打轉。我們如果早知道,一定會去接她,她就不用吃苦了!”而鄭曉屏看到這里,感動得又掉淚了。

        同事趙美化老師說,鄭老師身體不太好,剛來的時候需要出門打水,在冰雪路上經常摔跤,她也堅持下來了。趙老師說:“年初開學時,聽說新疆孩子沒見過桂花,鄭老師特意從武漢帶來了桂花,請學生家長幫忙做成桂花包子,班里所有學生和老師都嘗到了桂花包子的美味。”

        鄭曉屏認真鉆研教學方法,很快,班里的語文成績有了大幅度的提高。她不拘泥于課本,注重拓寬孩子們的視野,鍛煉他們的想象力。

        在講《小橋流水人家》這篇散文時,鄭曉屏附帶著給孩子們講解了馬致遠的名作《天凈沙&middot;秋思》:“枯藤老樹昏鴉,小橋流水人家,古道西風瘦馬。夕陽西下,斷腸人在天涯。”她讓孩子們根據這首散曲的意境展開想象,在頭腦中勾勒一幅“小橋流水人家”圖……學生莎塔娜提說,上鄭老師的語文課很有趣,“我晚上睡覺的時候總在想,明天要有5節語文課該有多好!”

        “新疆是個好地方,戈壁草原馬牛羊,天山沙漠喀納斯,石油美玉響四方。”這是鄭曉屏自編的教學順口溜。近年來,她先后擔任音樂課、朗讀課等課程老師,努力做到每堂課不僅傳播知識,而且傳授真善美。

        “昔人已乘黃鶴去,此地空余黃鶴樓。黃鶴一去不復返,白云千載空悠悠。”課上,鄭曉屏聲情并茂的吟誦,吸引了阿爾哈斯,他瞪大眼睛豎起耳朵生怕漏掉一句。接著,鄭曉屏又吟誦了毛澤東的《水調歌頭&middot;游泳》:“才飲長沙水,又食武昌魚……”這一詩一詞,寫的都是她的故鄉湖北武漢。

        鄭曉屏喜歡和孩子們聊天,講故事。一天課間休息,走廊里,合木巴提從她身邊走過,忽然轉過身,抬起右手,對著鄭曉屏心靈感應似地趕緊攤開的左手掌心,將手搭上去說“加克斯(你好!)”,鄭曉屏也說“加克斯”。合木巴提滿意地點點頭表揚老師:“說得不錯!”原來,合木巴提在教鄭曉屏學哈薩克語。

        在孩子們眼里,鄭曉屏有一雙神奇的手。烏拉哈特上課時很頑皮,經常搞一些小動作,但只要鄭曉屏用手摸一摸他的小腦袋,他就會立刻安靜下來。一天早讀課,有個男生不愿張口朗讀,鄭曉屏就攥緊拳頭“氣勢洶洶”地走過去,口中高呼:“我要使用絕招了!”然后,她輕輕將手放在桌子上,換成另一種含著勸誡和幽默的語調說:“多讀書長知識!”同學們哄然一聲笑了……

        班里手巧的夏林筱平時不愛說話,卻在課上給鄭曉屏送了一枝純手工制作的粉色紙花。鄭曉屏驚喜不已,連聲道謝,還捧起夏林筱的雙手優雅地吻了一下。頓時,班里熱鬧起來。“老師,你也要親我一口!”男生們高聲嚷嚷著,女生們也都羨慕地望著夏林筱。不過,鄭曉屏沒讓同學們等太久,接下來的幾天內,她幾乎親吻了班上的每一個人,還一次次說“愛你們”。

        每當鄭曉屏從新疆返回武漢休假時,孩子們都會將她團團圍住,“老師抱抱”“老師親親”的喊聲此起彼伏。一個名叫哈拉木哈斯的孩子還送給鄭曉屏一張賀卡,上面寫道:“鄭老師,我舍不得你!”孩子們對她的依戀,讓她心里暖暖的,孩子們的眼神,也讓她內心割舍不下。

        7年來,鄭曉屏送走了一批又一批學生,至今不少學生仍與她保持聯系。小瑋就是其中一個。平時有心里話他喜歡打個電話,或通過QQ跟鄭曉屏聊一聊,“雖然鄭老師是我的小學老師,這么多年,有什么事仍喜歡跟她聊一聊,每次都有不少收獲。”他說。

        劉玉琪也曾是鄭曉屏的學生。之前,她在學校里遇到了一件煩心事,告訴父母后,卻得到了他們的訓斥,委屈的她在QQ上向鄭曉屏傾訴。沒想到鄭曉屏去了她家里,給她的父母做工作,最終父母理解了她。“從鄭老師那里總能得到安慰和繼續前進的力量。”她說。

         

        籌資助學 播撒民族團結的種子

        在完成教學的同時,看到班上很多家庭困難學生,鄭曉屏經常給予資助。但一個人的力量畢竟微弱,她便注冊了“邊疆支教助學網絡平臺”,并聯系親朋好友,為學校捐贈電腦等學習用品,與孩子們結成了資助對子。

        從學校到郵政局,鄭曉屏已經不記得跑了多少趟。每次愛心人士郵寄的包裹,甚至是幾十公斤的衣物,她都要自己去取。

        2015年9月,鄭曉屏的工作地點由原來的吉木乃縣直小學,換到了吉木乃托普鐵熱克鄉小學。而她帶到“新家”的行李中,就有愛心人士捐贈的數百件衣物和圖書資料等。縣教育局和學校得知這一情況后,專門為她準備了一間房存放這些物品,建立了“愛心驛站”。多年來,湖北中醫藥大學大力組織師生為新疆孩子捐贈物資。“驛站”里的愛心故事在持續上演……

        隨著對學生了解的不斷深入,鄭曉屏努力爭取更多機會,讓學生走出小城,到外面開拓視野、增長見識。她聯系愛心人士共同動議設立“邊疆內地民族漢族孩子手拉手”項目基金,每年在吉木乃縣中小學選拔5名優秀學生及1-2名帶隊老師,資助他們到北京開展暑期游學活動,至今已成功舉辦兩屆。2018年7月,鄭曉屏專程赴北京接站,迎接了她在祖國西北邊陲的首批受資助學生。

        “第一次離開新疆,第一次坐火車和飛機,第一次到首都北京……”帶隊老師馬翠霞說,學生們一路上都在期待。游學期間,5名哈薩克族學生入住到北京有相近年齡學生的志愿者家庭,與同齡孩子交流。在志愿者的帶領下,學生們參觀了以前只在語文課文里出現過的天安門廣場、故宮、天壇,爬上了八達嶺長城,走進了中國科技館、鳥巢水立方、北京自然博物館、八達嶺動物園,參觀了北京大學、清華大學等高等學府。

        行程雖然緊張,但學生們非常開心。爬長城那天,北京突降大雨,但也絲毫不影響學生們的熱情。“吉木乃常年干旱,很少見這么大的雨,這意外的收獲讓孩子們更是喜出望外。”

        一周后返回吉木乃,學生葉斯力葉?熱蘭告訴鄭曉屏:“從出家門的那一刻起,就開始了興奮激動的旅程。直到今天返程,這種開心歡喜與日俱增。這次北京游學之行讓我們終身難忘。”

        “我只是免費支教,這不是必須的責任,也不需要向別人證明什么,能讓我留下來的,一定是發自內心的感情,而不是靠堅持,靠熬。” 62歲的鄭曉屏坦言。7年過去,她對這片土地和孩子們的眷戀不斷加深。在人生的這一次“深度旅行”中,她堅毅前行,無怨無悔,始終心懷一個簡單美好的愿望:“多年后,孩子們能記得有個老師從很遠的地方來教過他們,很愛他們,我就滿足了!”

        相關報道鏈接:

        湖北中醫藥大學官方微信平臺:初心故事|身邊典型④:湖北省道德模范鄭曉屏老師

        上一條:初心故事⑤ | 十年磨一劍:湖北中醫藥大學主編出版《本草綱目新編》 下一條:初心故事 | 身邊典型③:國醫大師梅國強教授

        關閉

        亚洲v天堂v日本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