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tdlv2"><ruby id="tdlv2"><wbr id="tdlv2"></wbr></ruby></var>

      <thead id="tdlv2"></thead>
        <delect id="tdlv2"><option id="tdlv2"></option></delect>
        <nobr id="tdlv2"><mark id="tdlv2"><p id="tdlv2"></p></mark></nobr>

          <i id="tdlv2"></i>

          <samp id="tdlv2"><del id="tdlv2"><track id="tdlv2"></track></del></samp>
          <optgroup id="tdlv2"><del id="tdlv2"></del></optgroup>
            學生 |  教工 |  校友 |  訪客
            站內搜索:
            當前位置: 首頁 >> 學校新聞 >> 正文

            初心故事 | 身邊典型③:國醫大師梅國強教授

            2019年10月23日 08:35  點擊:[]

            本網訊 梅國強,1939年3月生,國醫大師,全國傷寒名家,中共黨員,二級教授,主任醫師,湖北中醫藥大學博士生導師。曾任國家中醫藥管理局重點學科傷寒學科學術帶頭人,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為第三、四批全國老中醫藥專家學術經驗繼承工作指導老師。

            梅國強從事中醫藥臨床、教學、科研工作50余載,與新中國同成長、共命運,奉獻祖國,服務人民;繼承傳統,勤于創新;立德樹人,勉勵后學,創造了大量學術和研究成果,救治了無數患者,培養了大批中醫藥人才。

            他八旬高齡仍堅持每周5次門診,帶教學生臨床實踐,深受廣大患者、學生、社會各界尊敬愛戴。先后榮獲湖北省優秀教師、湖北省知名中醫、中華中醫藥學會首屆中醫藥傳承特別貢獻獎、湖北省教育系統“三育人”先進個人、湖北中醫名師、湖北中醫大師、全國優秀科技工作者等榮譽,入錄《當代中國中醫名人志》和《當代中國科技名人成就大典》。2017年榮獲“國醫大師”稱號。2019年,被授予“全國中醫藥杰出貢獻獎”。

            本期初心故事帶您一同走進梅國強教授對中醫藥事業初心不改、矢志不渝的國醫境界。

            希望全省中醫藥人不忘初心、勇擔使命,傳承發展中醫藥事業,做醫德高尚的蒼生大醫。

            如果說我這一輩子的工作能夠無愧于人民,無愧于學生,無愧于病人,那就是我這一生中最大的愿望!

            ——梅國強

            精研醫術 終成大家

            梅國強出生于中醫世家,1958年進入湖北中醫學院(現湖北中醫藥大學)學習,成為學校建校首批中醫專業學生。他系統學習了中醫理論,對西醫學有所了解,除主攻《傷寒論》外,還仔細研讀《黃帝內經》《難經》等大量醫書及明清兩代溫病大家的著作,涉獵各家學說,逐漸積累了以傷寒理論為基礎,囊括心系、脾胃系等多個疾病領域的診療方法和心得,成為精通多個領域的名醫。

            “每個學傷寒的人心中都有一部既繼承前人經驗又融會自己心血的《傷寒論》,只有充分領悟經典的智慧才能有所創新。”梅國強精研傷寒50余載,始終保持一個習慣,白天看病、教學,晚上讀書,一刻也不愿意停下來。

            經過多年探索,梅國強總結了經方拓展心得,在《拓展<傷寒論>方臨床運用途徑》一文中系統闡明了“依據主證,參以病機”“謹守病機,不拘證候”……“但師其法,不泥其方”等八條途徑。其論明白曉暢,為拓展經方臨床應用提供了思路。他發揚仲景六經辨證之論,揭示“存津液”內涵,指出傷寒和溫病是中醫在外感病和雜病方面兩個互補的辨證論治體系,二者應當并重,相得益彰。

            上世紀80年代至90年代,梅國強發表了大量論文,如《仲景胸腹切診辨》《加減柴胡桂枝湯臨證思辨錄》等。其中《仲景胸腹切診辨》在1982年首屆中日仲景學術大會上,受到廣泛關注。1996年,他發表論文《手足少陽同病芻議》,其中他自擬柴胡蒿芩湯和加減白頭翁湯洗劑二方被《名醫名方錄》第四輯收載。

            從上世紀70年代開始,梅國強協助李培生、劉渡舟、袁家璣教授編寫《傷寒論》教材,至今主編、參編了10余部全國規劃教材及專著。他主編的21世紀教材《傷寒論講義》先后獲評“全國高等學校醫藥優秀教材一等獎”“新世紀全國高等中醫藥優秀教材”。


            除了注重臨證、學術探索外,梅國強在實驗研究領域也積極開展工作。如開展《傷寒論》血虛寒凝證的實驗研究,用局部冷凍法模仿人體血虛寒凝證,用現代理化指標揭示其病理生理本質,經鑒定為國內首創。“太陰陽虛與少陰陽虛證治及其關系實驗研究”模型,被著名傷寒學家劉渡舟教授譽為“第一個真正的中醫經典著作的病理模型”。“心下痞及其客觀化研究”等成果獲湖北省政府、省衛生廳科技進步獎。


            仁愛為民  不忘醫者初心

             

            梅國強常說,“做醫生要膽大心細,既勇于創新,又勤于思考。”

            行醫幾十年,每當遇到病情危急的病人,梅國強總是敢于“亮劍”,勇做中醫之探索者,踐行醫者之使命,屢次救助病人轉危為安。這既源于對老師經驗的繼承,也源于他對經典的執著研習。

            讓梅國強至今印象很深的病例是上世紀70年代治愈的一個患有細菌性痢疾的孕婦。當時為響應國家“開門辦學”號召,已留校任教的梅國強帶著一個教學分隊,把課堂搬到農村,深入湖北省麻城縣,上午上課講學,剩下的時間帶著學生給父老鄉親看病。

            一次,他遇到一位已妊娠8個月的病人,高燒40℃,下利膿血頻繁,腹痛里急后重,被診斷為急性細菌性痢疾。孕婦的情況非常危急,當地距縣城百余里,交通不便,無法以人力長途運送。梅國強當機立斷,用白頭翁湯加行氣理血、緩急止痛藥,其中白頭翁、生白芍都用到了30克,這是以前從沒用過的劑量。當天晚上,他徹夜難眠,擔心有所閃失。所幸藥到效顯,母子平安。

            盡管成名已久,梅國強仍淡泊名利,無論寒冬酷暑,至今仍堅持每周出診5個半天,年門診量高達萬余人次。每逢梅國強坐診,診室外的候診廳總會坐滿了來自全國各地甚或海外的患者。

            早上8點,梅國強會準時到達診室。由于前來求醫的人多,看完往往要到午后。但他盡量照顧到所有患者,常有“如廁難”之感。學校擔心梅國強太辛苦,一般會嚴格限號,但他總是說:“碰到病人有難處,還是通融通融吧。”遇到一些從外地來的患者,即使沒有預約,梅國強也總是加班為他們診治。

            梅國強教授為患者診治

            醫者仁心。梅國強開方從病情實際出發,普通疾病一般只用12-15味藥,多為常用藥,價格相對低廉。常常有病人質疑:“這么便宜的藥,治得好嗎?”結果藥效顯著,讓病人心服口服。

            對待患者,梅國強細致耐心,看完病總不忘叮囑病人一些注意事項,如“這兩天天熱要注意防暑”“平常要注意休息,不要老熬夜”。一些經他看好病的人,深感其醫術精湛,全家老小幾代人生病都找他醫治。梅國強常對學生說,“醫生看病開藥就是要憑良心。病人生病來找我看是相信我,我要讓病人感到踏實。”

            走進梅國強在湖北中醫藥大學的傳承工作室,很容易被放在桌上和書柜里一沓沓排列整齊、分類歸納的復印病案所吸引,每一沓病案用不同顏色的夾子夾好分成兩大類整齊擺在桌子上,病案左上角用紅筆標注類別。

            隨手從一排拿起一份病案,左上角用紅筆標注著:咳嗽、胸痹、胃脘痛等;另一排的一份則寫著:小陷胸湯、大黃黃連瀉心湯、豬苓湯等。

            梅國強說,這些病案是按照“同病異治,異病同治”的思路加以整理的,從上世紀80年代至今,已保存完整病案2萬余份。

            “保存典型病案是為了傳承經驗、啟迪后學。”梅國強認為,中醫理論從實踐中來,理論水平要提高,不能僅從書本到書本,而是要結合臨床實踐,分析病情如何轉化,應該怎樣調整治療方案,有些病案非常有啟發性,可以進一步研究,這是對中醫學術的一種傳承。

             

            立德樹人  弘揚家國情懷

             

            同學們要有頑強的海綿精神,成為肩負復興偉大中華文化、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強國使命的堅強斗士。

            ——梅國強

            梅國強教授在紀念李時珍誕辰500周年暨湖北省中醫藥振興發展大會上發言

            “我雖然老了,但是東隅已逝、桑榆非晚,為了中醫藥事業,必將恪盡職守,鞠躬盡瘁,死而后已。”2018年6月,湖北省委省政府召開紀念李時珍誕辰500周年暨湖北省中醫藥振興發展大會,梅國強作為國醫大師代表發言,號召湖北中醫藥人“不忘初心,傳承發展中醫藥事業,做醫德高尚的蒼生大醫”。肺腑之言引來全場雷鳴般掌聲。

            自1964年留校任教以來,梅國強對中醫藥事業傳承、中醫藥人才培養的默默耕耘,無愧于他自己說的“鞠躬盡瘁”四字。

            梅國強教授在湖北中醫藥大學“大師同上思政課講堂”為師生講授思政課

            2019年,梅國強把自己的青春故事、家國情懷、對中醫藥的矢志不渝化成8000字手寫講稿,在湖北中醫藥大學“大師同上思政課講堂”上深情講述,激勵師生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引,把愛國情、報國志自覺融入發展中醫藥學術、堅定中醫藥文化自信的行動中,深深感染與震撼著杏林學子。

            他回憶,早在青年時期,他奔赴潛江市、仙桃市兩次下鄉,參加血吸蟲病防治工作。當時組成醫療小組,整天和病人的糞便打交道、篩查病人,既當醫生又當護士。“每天睡眠很少,白天只要坐下來就可呼呼入睡,都不敢輕易坐下。”他說,經過三個月時間,治愈了大批病人,工作結束時,農民群眾自發敲鑼打鼓歡送,大家都熱淚盈眶,依依不舍。“這份魚水深情,現在想來都特別親切。”

            1991年,在梅國強帶領下,湖北中醫學院傷寒論學科被批準建立湖北省重點學科,經過5年的建設,又成為國家中醫藥管理局重點學科。

            他培養的碩、博士研究生30余人,大多成為行業領軍人才,如中醫界長江學者、博士生導師田金洲教授,溫病學專家、博士生導師呂文亮教授,教育部新世紀優秀人才、全國優秀青年中醫劉松林教授等。每談及此,他的欣慰之情,溢于言表。他說,“要在有限時間內盡力傳承,在中醫中藥上下足功夫,提高療效,為患者服務。”

            坐診時,遇到一些重要的臨床問題,梅國強會在看病間隙給跟診的學生介紹,也會耐心回答學生的疑惑。一次,一位學生對血結胸證的臨床辨證有疑惑,梅國強為了能夠更全面地解答問題,查閱了相關資料后特意找到這位學生解答,學生聽完后豁然開朗,并很感動,“老師把學生的每一個問題都放在心上。”

            梅國強教授帶教學生

            梅國強認為,“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除及時答疑解惑外,他還側重培養學生辨證思維和對復雜病證的分析處理能力。他對研究生要求極為嚴格,所有研究生必須在每半年交兩篇獨立完成的論文或學習心得,他會用紅筆仔細批改。

            當青絲變成白發,梅國強大醫精誠、以所學報國的情懷愈加深厚。他不辭辛苦,欣然應邀參加各類義診活動。

            2019年4月,他領銜湖北中醫藥大學中醫專家團隊,開啟“國醫大師老區行”活動,助力革命老區中醫藥事業發展。活動第一站走進武穴市,受到當地熱烈歡迎。

            他還應邀在世界中醫藥健康論壇、全國仲景學說學術會議、中醫藥傳承創新高峰論壇等傳播學術,赴北京、廣州等多地的經方研修班講學,為中醫藥事業發展積極建言獻策。更多次在湖北中醫藥大學新生開學典禮、“知書林講堂”上與學生面對面交流,參與校園千人同唱“我和我的祖國”快閃活動,激勵師生愛祖國、愛人民、愛中國共產黨,立中醫志、鑄中醫魂、興中醫業。

            2019年,新中國成立70周年,梅國強寫下“愿向神州披赤膽,甘為杏圃化春泥”的詩句自勉。

            生命不息,奮斗不止,這位80歲的國醫大師正以對祖國中醫藥事業的無比赤誠之心,成為湖北中醫藥人奮進新時代的榜樣與動力。

            相關報道鏈接:

            湖北中醫藥大學官方微信平臺:初心故事 | 身邊典型③:國醫大師梅國強教授





            上一條:學校召開校領導班子“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征求意見座談會

            下一條:中醫藥教育國際化研討會暨中醫藥院校教師國際化發展能力培訓班召開



            關閉

            亚洲v天堂v日本v